升级内讧圣海填海董事会涉嫌三月份持续违规

发布时间:2019-11-25 13:53:59本文来源:财联社责任编辑:爆爆财经阅读量:

摘要:
随着ST围海控股股东和现任董监高矛盾的公开化,为争夺公司控制权的这场纷争逐步将ST围海目前面临的各种乱象暴露无遗——ST围海董事会在上任仅三个多月的情况下,便出现了因现任董事长仲成荣之子等人私下收购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责任公司而引发的隐瞒同业竞争、巨额关联交易违规以及信息披露涉嫌虚假记载的一系列问题。踩点进行工商变更难掩同业竞争问题ST围海控股股东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围海

随着ST垦区控股股东与现任监事矛盾的公开化,公司控制权之争逐渐暴露出ST垦区目前面临的各种混乱局面。——ST农垦董事会成立仅三个多月,就遭遇了现任董事长钟容成等人私下收购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引发的同业隐瞒竞争、巨额关联交易违规、涉嫌信息披露虚假记录等一系列问题。

踩点进行工商变更 难掩同业竞争问题

ST威海控股股东浙江威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海控股”)要求召开股东大会罢免现任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大部分成员,这是本所质询函的重点。

在对交易所的回复中,威海控股表示:“现任董事长容成家族和公司监事会成员朱琳家族已安排在同一行业与上市公司竞争。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股东中,上海长策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是由钟海川控制的公司,钟海川是钟容成的儿子,也是公司监事朱琳的配偶。该公司现任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大多数成员对此视而不见,未能尽职尽责,忽视了上市公司的利益。”

针对这一指控,ST威海董事会表示:“经咨询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是上海千禧城市规划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经公司核实,上海千禧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持有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55%的股份, 而上海千禧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是一家控股89.46%的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因此不存在“同业竞争安排”。 相关方保留对控股股东上述行为进行调查的权利。”

根据双方的声明,金融联盟的记者也检查了工商系统。

根据齐新宝的数据,到目前为止,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水利水电武汉公司”)确实是上海千禧城市规划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千禧工程”)的控股子公司,持有ST威海89.46%的股份。然而,该工商信息仅于2019年11月18日变更,上海千禧工程是由上海昌策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昌策”)转让的股份。

数据显示,上海昌策控股股东为钟海川,持有65%的股份。钟海川是现任ST威海董事长钟容成的儿子。工商数据显示,上海长策于2019年8月23日正式变更注册为长江水电武汉公司股东,距容成正式就任st威海董事长(7月31日董事会)不到一个月。

公共信息显示长江水电武汉公司和ST威海公司显然是竞争对手。2019年7月,ST sea receiving下属的sea receiving conSTruction group舟山有限公司与长江水电武汉有限公司联合投标福建省闽清县梅溪河流域a3段(建设)(钟白-百丈段)。当时,长江水电武汉有限公司的报价为2659.129万元,低于填海造地集团舟山有限公司的报价2677.4443万元。

纠错“同业竞争”导致违规关联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当迫切需要掩盖同行之间的竞争安排时,钟容成一家没有时间“营救”朱琳的配偶,他是ST填海工程的现任主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ST威海公司现任监事朱琳的配偶也是利害关系方,也涉嫌同业竞争。

到目前为止,拉伸仍然是长江水电武汉科姆潘15%股份的股东

首先,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十章关联交易》的规定,钟海川作为st填海工程董事长钟容成的儿子和ST填海工程监理朱琳的配偶,均为ST填海工程的关联自然人。由钟海川控制的上海长策,属于圣达的附属法人。显然,上海昌策将长江水电武汉公司持有的55%股权转让给圣维海子公司的上海千禧工程是一笔关联交易。

其次,《上市规则》也明确规定了“关联交易的审查程序和披露”。其中,第十三条明确规定,公司拟与相关法人进行的关联交易总额在人民币300万元以上,且超过公司最近经审计净资产值的0.5%,应经独立董事批准后提交董事会讨论决定。独立董事在作出判断前,可以聘请中介机构出具独立的财务咨询报告作为判断依据。第十二条明确规定:除及时披露外,如果与关联方交易金额(公司担保、现金捐赠、债务减免除外)超过3000万元(含3000万元),且占公司最近一次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5%(含5%)以上,公司应聘请有资格开展证券期货相关业务的中介机构对交易标的进行审计或评估,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决定。

财经协会记者注意到,虽然ST威海没有披露上海昌策与上海千禧工程对长江水电武汉公司股权的交易金额,但工商数据显示,长江水电武汉公司55%的股权出资6600万元,占ST威海2019年53.48亿元净资产的0.5%以上,表明关联交易至少要经过董事会的审查。但是,事实上,关联交易没有经过董事会的审查,独立董事也没有对此发表评论。来自

信息披露涉虚假记载

财经联盟的记者注意到,在威海控股公司指控中承荣家族安排同业竞争的情况下,ST威海在给交易所的回信中只表示“在咨询了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后,长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武汉)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是上海千禧城市规划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更不用说上海千禧工程成为长江水电武汉公司的时候,长江水电武汉公司的前控股股东上海长江电力是一家由钟海川控制的企业,钟容成的儿子,以及一系列的问题,如上海千禧工程被分配的关联方交易。 这种信息披露显然被怀疑隐瞒了披露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千禧城市规划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曾经是一家新成立的三板公司。该公司于2018年从新三板退市,并通过固定增长量并入ST威海。据新闻报道,2017年7月,上海千禧工程因资金占用未能履行内部解决程序。因此,本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上海千禧项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禧投资”),本公司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钟容成,已被国家证券交易所公司发出警告信。然而,2019年7月,当ST wai hai董事会当选时,钟容成的简历并未披露这封警告信,而是声明“钟容成先生没有受到中国证监会等相关部门和证券交易所的处罚”。

原标题:涵盖3月份涉嫌持续违规的涉贸竞争违规关联交易ST威海董事会

关键词阅读: 收购/ 浙江/ 上市公司/

本文来源:财联社责任编辑:爆爆财经

“爆爆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baobaocaijing.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